笔趣小说 > 剑道第一仙 > 第3244章 青儿

第3244章 青儿



  笔趣阁顶点
 www,最快更新剑道第一仙
 !



  第3244章
 青儿



  众人一怔,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。



  就见远处那一片遮蔽天海之间的劫云深处,不知何时已浮现出一艘小舟。



  小舟上,立着一个头戴斗笠的灰衣女子,身影笼罩在无数劫云劫光中,缥缈虚幻。



  血河宫董庆之、太符观云筑原本心中有些不悦,什么叫再打也是输?



  什么又叫自讨没趣?



  可当看到那一艘出现在劫云深处的小舟,两者心中一凛,一切不悦荡然无存。



  不系舟!



  那个被彼岸许多老古董视作禁忌的神秘之物!!



  无人知晓其来历,连那些老古董谈起此物时,也仅仅只透露,这不系舟和命河起源有关,神秘莫测,若能遇到,一切小心。



  宁可错失机缘,也不能强求!



  只是,连董庆之、云筑他们都没想到,那不系舟之上,竟还有人。



  这实在出人意料。



  更让两者感到有些难堪的是,那神秘的斗笠女子竟认为,他们不是苏奕的对手!



  而再次见到自称“引渡者”的斗笠女子,苏奕心中也有些异样。



  囚徒那些话,仿佛又在耳畔响起。



  “修为上,你们远在他之上,但心境力量上,你们和他相差了太多。”



  劫云深处,斗笠女子开口,嗓音清冷缥缈,“更别说,他执掌天道九敕和命书,若要杀你们,易如反掌。”



  “这等情况下,但凡心中有点数的,都应该清楚什么叫识趣,而不是自讨没趣。”



  一番话,回荡天地间。



  让气氛也变得沉闷下来。



  一个血河宫的白衣女子忍不住道:“什么叫识趣,什么又叫自讨没趣,机缘之争,岂是阁下三言两语就能判定谁输谁赢的?”



  这番话,带着驳斥的意味。



  血河宫董庆之脸色顿变,这等时候,岂能随意开口?



  一旦……



  还不等董庆之想下去,白衣女子忽地发出一声惨叫,躯体如遭雷击似的,跌坐在那,浑身被一层神秘禁忌的劫光禁锢。



  “质疑别人,也需有资格,你……有么?”



  在看远处劫云深处,灰衣斗笠女子立在那,自始至终都未曾有人看出她是如何出手!



  众人毛骨悚然。



  那白衣女子同样是火种人物,战力或许稍逊董庆之,可也绝非一般的同境可比。



  然而,她都来不及挣扎,就被镇压禁锢,任谁能不惊?



  “不知者无罪,还望前辈息怒!”



  董庆之第一时间抱拳致歉。



  其他人心中翻腾,很难平静,那神秘的斗笠女子太可怕,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修为。



  可越是如此,越给人一种“道高如天,讳莫如深”之感。



  斗笠女子没有理会董庆之,也没再看那被镇压禁锢的白衣女子一眼。



  她静静地立在不系舟上,目光遥遥看向了苏奕,“道友既然已是这命运长河上的主宰,心肠可有些过于软弱了。”



  言辞间,竟带着一丝失望的意味。



  显然,之前那一场对战,她都看在眼底,认为苏奕在大战中的表现,不够强硬!



  苏奕却不认可,道:“机缘之争,点到为止便可,无仇无怨,又何须下死手?”



  斗笠女子明显很意外,“难道成为命运长河的主宰,就未曾让你的心境发生改变?”



  对他人而言,这是一个很寻常的问题。



  就像在说,你已从一介凡俗登上了皇位,却为何没有身为帝皇的心境。



  可这个问题,却让苏奕心生触动。



  他想起永恒天域和命魔一脉的一战落幕后,自己心境发生变化的经历。



  一生负气成今日,四海无人对夕阳。



  那时的自己,的确已称得上是命运长河上的主宰,却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孤寂、怅然和茫然。



  后来,苏奕才明白,当自己执掌镇河九碑和命书,也就意味着,他就是命运长河的天道!



  他的意志便是天道意志!



  可如此一来,自己的心境也必会被影响。



  毕竟,天道无情。



  显然,斗笠女子认为,当苏奕成为命运长河的主宰后,心境必然已和天道般,和以往不同。



  没有隐瞒什么,苏奕坦然道:“上苍归上苍,我是我,宁做我。”



  斗笠女子略一沉默,道,“好一个‘宁做我’!”



  她明白了,苏奕如此的心境,已然跳出樊笼,超脱于规则秩序之外,再不受命运长河的左右羁绊!



  “之前,倒是我有些冒昧了。”



  斗笠女子道,“等道友解决自己的事情后,还请前来这劫云深处一见。”



  说罢,斗笠女子和其脚下的不系舟悄然消失不见。



  同一时间,禁锢在白衣女子身上的力量随之消失。



  众人面面相觑,虽不清楚斗笠女子为何又突然离开,可心中则都暗松一口气。



  之前,斗笠女子带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。



  比面对道祖更甚。



  那是一种无形的压迫,就仿佛对方一个念头,就能将他们所有人抹成劫烬似的!



  苏奕则在琢磨一件事。



  无疑,自己炼化镇河九碑的事情,很早就已被那斗笠女子获悉,并且清楚自己的心境极可能会被命运长河的秩序力量影响!



  这只能证明一件事,对方对镇河九碑的本源之力很了解!



  很快,苏奕收敛思绪,道:“两位,咱们继续?”



  血河宫董庆之和太符观云筑彼此对视,皆摇了摇头。



  再打下去,岂不就真成了自讨没趣?



  “苏道友胸襟磊落,光风霁月,我等都很佩服,这一场机缘之争,是我们输了。”



  董庆之抱拳作揖。



  云筑点了点头。



  一时间,在场三大阵营的彼岸强者心中五味杂陈。



  到了此时,他们才终于意识到,传闻中的苏奕,和真正的苏奕有相似之处,但也有不一样的地方。



  起码,苏奕今日所展现出的风采和气魄,并不像传闻中那般凶横无忌。



  须知,在命运彼岸的众玄道墟,那各种传闻中,都把苏奕这个剑帝城大老爷的转世之身视作了洪水猛兽!



  仇视他的人,更把他形容为“跋扈骄横,凶横无边”的一个狂徒!



  可真正见面,经历了之前的风波后,人们才发现,苏奕原来并非如此。



  “承让了。”



  苏奕笑了笑,探出右手。



  根本没有任何动作,却有一个青皮葫芦凭空落在其掌心上空。



  赫然是那个神异莫测的宝物。



  巴掌大小的葫芦,表面却流淌无数神秘晦涩的道文,像一篇活着的大道秘文,光雨飞洒。



  “诸位可知道此物来历?”



  苏奕问询。



  董庆之摇头:“我等前来此地,是要寻觅不系舟,也是偶然间看到,此宝从那一片劫云深处掠出,引起了我们三方的争夺。”



  苏奕这才明白过来。



  很快,那三方势力的强者皆告辞离去。



  机缘之争输了,还留着作甚?



  而看刚才那斗笠女子的态度,无疑意味着,不系舟根本不是他们能接触的事物。



  再留着也是徒劳。



  反倒是苏奕,竟能被那位神秘存在邀约,着实让他们又震惊又羡慕。



  “苏道友以后是否也要前往命河起源?”



  临走前,万妖剑庭的卓御忽地问道。



  苏奕点了点头,“去。”



  得到这个肯定的答案,那三大阵营的彼岸强者都很吃惊,但最终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

  他们和苏奕,也无非是萍水相逢,交浅言深乃是大忌。



  唯独卓御开口道:“恕我多嘴,提醒苏道友一句,若前往命河起源,最好提前准备,多了解一些和剑帝城有关的恩怨,兴许会对苏道友以后在命河起源的行动有帮助。”



  之后,这些彼岸强者皆转身而去。



  苏奕眯了眯眼眸,那卓御明显意有所指啊。



  不管如何,卓御的提醒的确也是苏奕在考虑的。



  他对彼岸众玄道墟的了解太少,只知道一些始祖级巨头势力。



  甚至,连剑帝城是如何覆灭的,有究竟有多少仇家都不清楚。



  若不把这些了解清楚,一旦再遇到彼岸强者,势必会很被动。



  毕竟,连敌我都分不清,闹出笑话倒不算什么,闹出杀身之祸可就严重了。



  略一琢磨,苏奕收拢思绪,认真端详悬浮在掌心上的青皮葫芦。



  这宝贝的确很特殊,以苏奕的眼力和神识力量,就无法感应到此宝真正的玄机所在。



  便在此时,斗笠女子那清冷缥缈的声音响起:



  “青儿,带道友来见我。”



  青儿?



  苏奕一怔,旋即就见掌心的青皮葫芦中传出一缕清脆的声音“是!”



  苏奕手指一颤,差点把这青皮葫芦给扔出去。



  谁能想象,这被三大彼岸阵营争抢的宝物,实则通灵,是个活物?



  一片青灿灿的光霞流转,那葫芦口中,有一个仅仅拇指大小的青衣小姑娘一跃而出。



  她眉眼弯弯,宜嗔宜喜,一身青衣似荷叶裁剪而成,露出的肌肤粉润晶莹,欺霜赛雪。



  青衣小姑娘头发扎成一个小鬏鬏,最惹眼的是,她本就只拇指大小,背上还负着一口极微小的雪白剑鞘,剑柄从左侧肩膀处露出一点。



  整个人看起来,娇俏可爱极了。



  当出现后,青衣小姑娘就立在青皮葫芦上,笑吟吟朝苏奕福了一礼,“大人,还请移驾,随青儿前来。”



  嗓音清脆,煞是动听。









  











  











  



 

(https://www.biquge6666.com/novel/H8UE31D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6666.com。笔趣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biquge6666.com/